添运:反对暴力乱港

文章来源:泰无聊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6日 19:15  阅读:3877  【字号:  】

指导教师 郭科强

添运

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后,我开始从每天妈妈给的零花钱上动脑子了。每次的2.5元的酸奶,我换做了1.2元的简易包装;每次的地铁费用三元,我换做了1元的公交车;每次的冰激凌,我换做了5角的老冰棍等。就这样几个月下来,我居然积攒到了不少的钱。

我也是一个娇气的小女孩。看到别人哭,我会哭。我喜欢校门口围墙花圃里一大片野生的酸酸草——梅花状柔嫩的叶子,喇叭状的粉红色的花,小小的,只有黄豆粒那么小。我总会忍不住摘一大把,把家中的花瓶都插满了。但是我想,它们或许也会哭吧?因为总是几天后就枯萎了。

那天风和日丽,她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,她回头一看,原来是初二的同学啊。女孩的同学说:听说,你初三不开心哦。她望了望同学,无奈的笑了笑,低下了头。同学按着她的肩,和声说:抬起头来,你是我们最亲爱的班长啊,你现在上了尖子班,我们都感到好开心,只是不希望你上尖子班是用你的笑容为代价换来的!你知道吗?无论她们怎么看你,说你,你一样要做回自己!要相信我们一直在你背后支持你!同学的话给了女孩很大的震撼,就像一束阳光照在女孩密闭的心房,她仰起头含着泪冲着同学笑了,真心的笑了。

我走到了农业银行,看见了一群男孩围在一起,我怀着好奇心就走了过去,好像是三年级的一群男孩。我看见一个男孩拿着一个钱包,好像是哪位叔叔的,我就把那个钱包给拿了过来,我不停的叫着那位叔叔,那位叔叔好像在打电话,就没听见,当那位叔叔把电话拿下来,我就急忙跑过去,我问那叔叔:这是你的钱包吗?那个叔叔回答:不,不是我的,我的钱包在我的手提包里。

岁月悠悠,波光明灭,泡沫聚散,一个又一个平凡的日子从我的身边飞去,我在内心想着,也许,生活就是这么的平淡无味吧!直到那一天,我才真正明白了,什么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,也是最不一样的东西......

他是一名普通的公交司机,十余年如一日,兢兢业业的工作。然而,当铁片向他飞来的时候,首先映入他脑海的却是二十几个乘客的生命。作为司机,虽然,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身体里淌出;虽然,剧烈的疼痛侵蚀着他的意志,他仍然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自己颤抖的双手伸向方向盘,把车稳稳的停在路边。微笑着离开了人世。他就是令人敬仰的公交司机——吴文斌。




(责任编辑:道初柳)